8.0

2022-08-31发布:

87免费午夜福利视频1000集VB同人里番-神龙少女的悲歌

精彩内容:

依稀從一些輪廓上可以看出,這裏原本應該是一位少女的閨房,房間不大,
但是非常整潔,結合上牆上挂的一些地圖和桌子上擺放的書冊,看得出這個房間
的主人應該是一位溫文爾雅的知性少女。

  可是,現在的這座房間,卻像是被什麽邪靈給吞入腹中一樣,變得森然起來


  血紅色的生物肉壁爬滿了整個房間,從上面生長出來的節肢狀的觸手張牙舞
爪,宛如老樹般盤根錯節,將這原本幹淨整潔的少女閨房弄得一塌糊塗。

  除了惡心之外或許不會再有什麽別的感覺。至少,每一個正常心智的人類都
不會想要再在這個房間裏待下去——甚至連靠近這裏都不想。

  但是在那張床——因爲觸手的黏液也已經變得濕乎乎的泥濘不堪的床上,卻
出人意料的有著兩位渾身赤裸的少女擁抱在一起。

  其中一名少女提醒稍大,有著一頭淡褐色的長發,另一名少女體形稍小一些
,看上去的年紀也比較小,引人注目的則是一頭如瀑布般的黑色長發。

  兩人都很漂亮,而且從面型、輪廓等方面依稀看得到有些相似之處,就像是
——一對母女在赤裸著擁吻在一起一樣。

  「嗯……嗯嗯……媽媽……媽媽的嘴裏好香……啾咕……和爸爸的……唏噜
噜噜……有些不一樣……」

  褐發少女貪婪的吮吸著黑發少女的嘴唇。

  她一只手擁著黑發少女的頭部激情擁吻,另一只手則抓在黑發少女平坦的乳
房上,手指尖頗爲挑逗的,撥弄著那粉嫩的紅豆。

  不過,令人奇怪的是——明明是這位褐發少女的年齡看上去更大一些,她卻
反倒稱呼那位黑發少女爲自己的「媽媽」。

  「米……蘇……別這樣……米蘇……」

  黑發的少女缇菈——她的身體就好似被人施了定身術一樣,動作無比僵硬,
甚至連臉上的表情都板成一塊。

  唯獨還能動彈的地方,似乎只剩下那流露出哀求神色的寶石黑瞳孔,以及顫
抖不止的粉嫩雙唇……

  「說什麽呢媽媽,明明媽媽也很快樂不是麽?」

  面對「母親」的哀求,米蘇像是渾然不在意一樣,嬉笑著,更加激烈地和自
己的母親擁吻在一起。

  女兒火熱的嘴唇緊緊貼在母親顫抖的唇上,靈巧的舌頭蠻橫地撬開了母親的
牙關,探入到母親的口中,有如征服者一般擄掠著母親的香津。

  「嘻嘻……好甜哦媽媽……以前都不知道……原來媽媽的嘴巴裏是這麽甜的
啊……比吃過的所有的糖果都要甜……」

  「嗚……」

  母女兩人的乳房緊緊擠在一起,柔軟而堅挺的兩對胸部互相擠壓,時不時的
,粉嫩而敏感的乳珠相互擦過,在母女兩人的體內激起一道道酥麻的電流。

  女兒的身體已經完全壓在母親的身上,泛著些許濕氣的小穴早已貼在母親那
同樣敏感的地方,甜美的呻吟聲從女兒口中不停婉轉,宛如沈溺在快樂的海洋之
中。

  「嘻嘻……媽媽的那裏……我就是從那裏出來的麽……好高興啊……第二次
,能第二次摸到這裏了呢,媽媽……」

  女兒調整了一下姿勢,稍稍把身位放低了一些,嘴裏咬著母親的乳頭,就像
一個嬰兒那樣吮吸那早已斷奶的生理器官。

  而另一只手,那尚顯些許冰冷的指尖,則是撫上了那並無遮擋之物的敏感地
方。

  「嗚……」

  立竿見影,被女兒這樣輕撫蜜處——哪怕僅僅是「輕撫」——那種冰涼的觸
感就已經讓身爲母親的她身體顫抖不止。

  試圖冷漠的面部也因此出現些許迷人的暈紅,讓這位體形嬌小的黑發少女,
在自己女兒的眼中變得更加具有別樣的魅力起來——

  「嘻嘻……蓋娅——主人她沒有騙我呢,就算是媽媽這樣的人,現在也會變
得很容易發情……很漂亮哦,媽媽……這種拼命想要壓抑欲望,卻又不得不在身
體上享受快樂的表情……光是看著媽媽這樣的淫態……就已經讓我忍不住的……
哈啊……要高潮了啊……媽媽……」

  女兒臉上那迷醉的殷紅更加誘人,瞳孔深處的欲望之火,因爲母親那嬌羞的
美圖畫而變得難以自抑地沸騰到極點。

  甚至于,她的小腹——明明沒有人碰到她那裏,都緊緊縮成了一團,再猛烈
地抽搐了幾次之後,才慢慢回到了正常狀態下的松緩。

  與此同時,少女秘處的花園口中,幾滴幾滴的透明黏液,在光滑無毛的蜜肉
上順溜了幾厘米之後,才在引力的誘導下往下滴落,滴在早就潮濕不堪的床被上


  「嗚……媽媽你看……米蘇現在真的已經變得好淫蕩了啊……只是看到媽媽
的這種樣子而已就忍不住高潮了……」

  少女苦惱的向母親抱怨,語氣就像是在向母親抱怨自己上課聽不懂一樣。

  不過,話音一轉。

  「嘻嘻……不過還差得多呢媽媽,托媽媽你和主人的福,米蘇現在可是經曆
過了最~~~最最厲害的高潮,能讓米蘇整個人都煥然一新的劇烈高潮呢……品
味過那種快樂的滋味之後,這麽點小小的高潮,可滿足不了現在的我了呢……」

  「謝謝你……真的要謝謝你啊媽媽。要不是媽媽你讓米蘇我變成這種……嗚
……看到爸爸就會走不動路的小淫娃,想到爸爸就會接近高潮的小淫娃……如果
不是媽媽你賜給米蘇這麽一副敏感淫亂的身體的話……米蘇也品嘗不到這種快樂
啊媽媽!!」

  「所以,作爲感謝,媽媽~~和米蘇一起墮落下去好不好嘛,媽媽~~~~
??」

  看著自己的女兒在自己的身上逞淫,聽著自己的女兒口中那不知廉恥的淫語
,缇菈的心中一片冰寒。

  蓋娅……你這個混蛋!!!

  她不由得在心中痛罵造成這一切禍端的罪魁禍首。

  她是這個國家的帝王。

  她是守護這個世界未來的守護者。

  她是米蘇的母親。

  可是在那一天之後,一切的一切都煙消雲散。

  她敗了。無論是實力,還是算計和心性,都敗給了這個世界的「混沌」——
那個以蓋娅爲名四處活動的女惡魔。

  如今,還要被那個人這樣羞辱,實在是……

  「啧啧啧,應該說真不愧是你麽缇菈,本來給你下的藥都夠讓莉迪那個大笨
蛋直接變成只知道要肉棒的傻子了,結果下在你身上居然只是讓你微微動情而已
?」

  「……咕,蓋娅你這家夥……」

  在聽到那聲惡意的戲谑之聲後,黑發少女的眼神倏然變得憎恨起來,用一種
強烈的憤怒瞪向房間另一旁的那名——安然端坐在座椅上,欣賞著眼前這處母女
淫戲的水藍色衣群的少女。

  蓋娅臉上有著惬意的淺笑,特別是,當缇菈用這種憤怒的眼神瞪著她的時候
,她從缇菈身上看出來的那種弱小與無助,更能讓她扭曲的內心感到最高的愉悅


  「卑鄙。」

  缇菈恨恨道。

  就是眼前這個家夥……她就是一切的元凶。

  是她洗腦了自己的女兒,讓米蘇對自己犯下這種亂倫的罪行,也是她掌握了
黑暗的力量,要將這個世界拉入淫欲與混沌的未來。

  「哼,看來你真的很討厭我啊,缇菈。」

  蓋娅冷笑一聲,緩緩走近缇菈二人。

  「那也是當然的,我是意圖毀滅世界的」混沌「,你則是守護世界的」光明
「,這麽討厭我也是理所當然——但是,這一切都是你自找的。」

  「嗚……」

  少女柔細的指尖撥開了緊緊封閉起來的兩瓣蜜肉,敏感處突然被人撫弄,讓
缇菈忍不住發出一聲呻吟。

  「哈哈,怎麽了怎麽了缇菈?你不是很討厭我嗎?那爲什麽你這裏還這麽歡
迎我?像是要咬住我的手指再往裏面去一樣?」

  因爲過量的藥物而發情的少女,她的身體早已經背離了自己本身的意志,即
便是來自于敵人的羞辱,饑渴的蜜肉也依然緊緊咬住伸入其中的手指,渴望它來
填滿更加深處的空虛。

  更加過分的是——她的女兒,本該堅定不移站在她這一邊的女兒,現在卻露
出淫靡的笑容,助纣爲虐一樣的,將自己母親的雙腿分得更開,讓其更方便迎接
蓋娅的羞辱。

  「嘁……僅僅是……這麽一點邪門歪道而已……別以爲……嗚……我有這麽
容易屈服,蓋娅。」

  曾經有很多女人在蓋娅面前說過類似這樣的話,可惜,後來的她們現在已經
一個個化爲了貪欲的母獸,俯首在蓋娅的腳邊,以此乞求哪怕只有一丁點的令人
神顫的快樂。

  可是,缇菈說這句話,分量則又不一樣。

  「別把自己太當回事了,缇菈。就算你是神龍,我也有的是辦法來收拾你—
—更別說,你現在只是一頭被折斷了所有爪牙,被牢牢困在我的掌中的泥鳅。」

  蓋娅嗤笑,「我有足夠多的時間來讓你意識到,在你身爲尊貴的、不吃任何
洗腦術式的神龍之前,你首先是一個女人,是一個很容易被身體的欲望所支配的
女人。」

  「嗚……」

  背後的女兒托起了母親的半身,讓母親的蜜穴輕易就能被眼前的敵人插入到
更深的地方。

  雖然已爲人母,但是由于各種各樣的特殊性,缇菈的秘處內部比任何一個未
經人事的處子都還要更加純潔,幾數條肉褶被陌生的異物所撫過,就像是小女孩
在害羞一樣劇烈顫抖了起來。

  「啊、啊啊……嗚……」

  少女迷亂的呻吟著,雖然想在別人面前擺出一副甯死不從的貞潔模樣,但是
可能身體底下傳來的感覺確實太過于劇烈了一點,讓她難以控制自己的身體。

  「哈哈哈……餵缇菈,你有感覺到嗎?濕了、全部都濕了啊!我的手指才剛
剛插進去啊,居然就被你的淫水全部打濕了?就算是發情,也未免發情得太厲害
了一點吧?尊貴的陛下?」

  「嗚……只是因爲……你給我下了藥而已……!!」

  「是嗎?可是你的身體好像不是這麽說的啊?」

  「咿啊啊啊……你、你幹嘛……不要……不要伸到這麽裏面來……嗚嗚……
會變得奇怪的……!!」

  手指在濕濘的小穴中一路暢通無阻,順利的齊根沒入到蜜穴的深處。

  突如其來的快感——尤其是那最隱私地方被外物所突然造訪的驚慌,就算是
曾經的帝國女皇,也差點忍不住尖叫起來。

  仿佛……那根手指上帶有什麽奇怪的魔力一樣,被它拂過的地方,每一個細
胞都開始變得躁動,每一根神經都開始變得火熱。明明短暫的填充了身體內部那
難耐的空虛,得到短暫滿足的身體卻更加變得如饑似渴起來。

  「嘿唉唉~~~效果好像比我預想中還要好啊?」

  「你……果然……對我做了什麽……」

  「嘛嘛,說話要講究證據啊,親愛的陛下。您可是高貴無比的高位神龍,堂
堂靈槍沃德的真正器靈。一切的精神擾亂手段都對你無效,一切的生理性藥物也
會被壓抑到萬分之一的效力——在這種情況下,我可能對您的身體做什麽手腳麽
?」

  「咕……」

  「所以說,好好接受現實才對啊,親愛的缇菈陛下——你的身體,本來就是
一個渴望被人愛撫,甚至被人當作肉便器一樣去暴虐的對待——才能夠得到滿足
的淫亂身體啊!」

  蓋娅的話音剛落,缇菈身後的米蘇就仿佛早已迫不及待一樣,越過母親的肩
膀,主動向自己的母親索吻起來。

  「嗚、米蘇……你清醒……」

  女兒的雙唇堵住了母親的言語,貪婪地濕吻著眼前這位賜予了自己生命的女
性。

  她的一只手緊緊把握住母親嬌小的乳房,略顯粗暴的揉捏著,食指與中指夾
緊了那顆粉嫩的小紅豆,手掌控制著乳房揉出一波波的乳浪。

  「我好開心……我好開心啊媽媽……原來……媽媽、媽媽和我一樣是個淫亂
的女人……嘻嘻,這樣的話,感覺離媽媽又更近了一步呢……」

  「嗚……」

  被女兒吻住,被女兒玩弄乳房,特別是——被女兒親手掰開自己的雙腿,將
自己的秘處完整暴露在最應該去對付的敵人面前。這樣的屈辱,這樣扭曲的畫面
,讓缇菈心中燃燒起一種莫名的情緒。

  是對眼前這個始作俑者的憤怒嗎?

  還是——一種隱隱然的,因爲背德才産生的興奮?

  「餵——不是吧缇菈?反應真的太大了一點哦?當初你這裏明明已經被德拉
幹了個爽,早就不是什麽沒開封的雛了,裏面居然會這麽緊啊?差點連我的手指
都拔不出來了?」

  「還是說——你真的興奮起來了?被米蘇和我一前一後的玩弄這具淫亂不堪
的身體,已經讓你從心底處興奮起來了?」

  不、不是的、我沒有——

  然而,爭辯性的言語,在鐵一般的鐵證面前沒有任何說服力。

  「看哪缇菈,我的手指上——這麽多水,還在一滴滴的往下掉——這些水是
哪裏來的呢?」

  兩根手指上布滿了黏性的透明液體,讓手指在燈光下反射出點點淫光。

  而手指與手指之間拉長的細絲,則更是平添了幾分淫靡。

  「很想要吧?下面?」

  蓋娅宛如勝利者一般戲言,「不是想要這小小的手指,而是更大的——更能
滿足你的身體的東西?」

  ——肉棒。

  都不用直接說出這個詞,缇菈的腦中自然而然的閃過圖像。

  她回憶起,當初找德拉「借種」的時候,那單方面激情纏綿的一晚——

  確實,無關目的,單純論肉欲的話,那是令自己最爲回味的一晚。那根肉棒
——

  嗚,不對,蓋娅在試圖誘導我的思考!

  「啊呀,發現了麽?呵呵,果然想讓你的理性墮落確實不是一件容易的事情
,可是缇菈,你的理性能在身體的欲望面前支撐多久呢?」

  她的手就像是挑釁一樣,在缇菈毫不設防的大腿上抹了一把。

  沒有什麽別的意思,僅僅是通過這抹一把的冷熱變化來讓缇菈意識到——自
己的大腿上現在已經遍布了從自己的小穴深處流出的淫液。

  「嗚……」

  剛剛身體的欲望並沒有被蓋娅所滿足,又回想起那令自己魂萦夢繞的肉欲之
夜,身體最深處的渴望,果然已經被蓋娅悄悄的激發了出來。

  她毫不懷疑,自己現在的蜜穴真的在期待,期待著德拉的大肉棒能夠再一次
的貫入——

  「你到底……做了什麽……蓋娅……」

  她拼上最後的理智,一字一句的咬牙問道,「別想……嗚……騙我……我的
身體,根本就不是這樣敏感的模樣……你到底……在我身上做了什麽手腳?」

  沒有人比她更清楚自己的身體。

  自己絕不是什麽禁欲主義者,但是更不是這種僅僅稍加挑逗就會忍不住淫思
霏霏的身體。

  可是自己作爲神龍天然免疫洗腦,身體也有強大的抗性不可能會被藥物影響
到這種程度!蓋娅她到底做了什麽?

  「這不重要,缇菈。重要的是,你能不能繼續保持你那所謂的」理性「。」

  蓋娅笑著,指尖從大腿根部一路上撫。

  指尖每劃過一處,就必然伴隨著那部分肌膚變得酡紅,仿佛酥酥麻麻的電流
從哪裏湧出,向著四面八方的神經網絡傳出快樂的信號,漸漸麻痹人本身的思考


  直到缇菈的小腹上,在那光潔平坦的小腹處,蓋娅略顯深意的劃著奇怪的圖
案。

  「這是針對你這位」陛下「所特制的特效藥,有效期大概七天吧。」

  「在這七天裏,你會失去一切的力量,就和一個普通女人無二。但是你的身
體卻會發情,就和一個普通女人喝多了春藥一樣的發情,沒有任何區別。」

  「呵呵,那麽,來玩個遊戲怎麽樣?缇菈?就以這七天爲限?」

  「規則很簡單,我會派一個專門的人來負責調教你。你在這七天限定的時間
裏不能違抗她的任何命令,無論是多過分的命令你也必須接受。」

  「咕……你這家夥,又來這一套……」

  缇菈狠狠咬牙。

  她最清楚蓋娅這一套手法了,故意安排一個時間,立下遊戲規則,以自由爲
誘餌給與一線希望,卻又用雷霆的手段將這渺茫的希望給掐斷,將那人拉入到深
不見底的淫欲地獄之中。

  這種賭約,接不接受都沒有區別!

  「不,我認真的,缇菈。」

  「……?」

  蓋娅的表情超乎想象的認真。

  「和莉迪、莉雅芙她們不一樣,完全不一樣。缇菈,你和她們完全不一樣,
你是這個世界僅存的希望,而我則代表這個世界的無限絕望。如果你能在我設下
的必然能令你墮落的局中找到本不可能存在的生機,成功的在我的陷阱中保住自
己的理性。那麽,我就能夠相信,等待著德拉的未來之中,或許可能存在一縷渺
茫的希望。」

  「你……?」

  「如果你能在七天後依靠自己的理性走出這個房間,而不是向我臣服的話—
—我以我的母親的名義起誓,我將放棄我的」混沌「,世界可以重新迎來光明與
和平。」

  蓋娅是一個無惡不作的狠人。

  但她同時——唯獨在她的「母親」面前,是一個孝順的女兒。

  缇菈沒有選擇,更何況,她也不需要去選擇。

  「好,我答應你,蓋娅。」

  強忍著心裏一波接著一波的劇烈的躁動,缇菈勉力維持自己所剩不多的理性
。「我會堅持下來給你看的。七天之後,要是我能憑借自己的意志離開這裏,你
就必須放棄」混沌「的一切!把哥哥——德拉放出來!」

  「啊,沒問題,如果你真的做得到的話。」

  蓋娅嘴角略弧了些許,向一旁撇了撇嘴。

  「記得,按照我們的約定規矩,是你」必須要聽從「調教者的一切指令,直
到七天結束之後。」

  「……可以,不管是什麽羞辱我的指令,我都會做出來給你看的。」

  「哼,希望你七天之後還能有這幅好精神吧。」

  蓋娅淺笑著,掏出一塊奇異的沙漏出來。

  「」七日永恒「,不會陌生吧,缇菈?帝國特産出來的,專門用以計時一個
星期的沙漏。等到這沙漏裏面的沙子流光到下一層,就算計時結束。到時候你如
果還能維持自己的理性,那麽就算你贏下這個賭約。」

  「……好,我接受。」

  在缇菈點頭之後,蓋娅便不再說什麽,轉過身去,略顯意味深長地對米蘇說
道:

  「那麽,米蘇,你的母親就交給你了。記住,她無法違抗你的任何一個指令
,你可以用一切想得到的辦法來羞辱、調教你的母親。直到她和你一樣墮落下去
。」

  ——果然,這個蓋娅,無論什麽時候都不安好心!

  這個所謂的「調教官」是自己的女兒米蘇,換做平時的話,缇菈可能會心中
暗喜。

  但是現在,看到一臉興奮,身下還隱隱有蜜水外滴的女兒,缇菈只覺得接下
來的七天,可能日子不太好過了。

  不過,自己必須扛下來才行。爲了,守護這個世界的光明與正義!

  就算眼前的未來是99……99%的可能都是我承受不住而墮落,我也要,爲
了那0.01%的可能!

  「哼,這個傻逼,還真把自己當回事了。」

  走到暗處暗中觀察的蓋娅看到缇菈的表情,忍不住冷笑一聲。

  傻逼缇菈,你也不數一數,多少個姬騎士裏番在面對這種「賭約」的時候,
結局會是happy-end的?

  好好看著吧缇菈,你那位不顯山不露水的寶貝女兒,會讓你好好知道什麽叫
做「驚喜」的。

  …………

  被自己的女兒親手調教,會是怎樣的一副光景呢?

  她會讓自己躲在街角巷的黑暗處,冒著隨時可能被發現的危險躲在那裏偷偷
自慰麽?

  還是會——被她蒙住面貌,送到光明正大的廣場上,作爲最廉價的妓女,任
由這個國家的公民以幾個銅幣的代價就能和這個國家的曾經的女帝幹上一炮?

  抑或是——讓自己不知廉恥的……主動去向曾經的部下們求歡?

  不管哪一種……僅僅是自己想得到的,就已經讓自己……嗚……

  米蘇……米蘇……我的女兒……求求你……

  「餵~~媽媽~~你在怕個什麽啊~~?小穴收的太緊了,東西都插不進去
了哦?」

  「!!?」

  之前的擔心,在回過神來的時候才發現不過是些許噩夢而已。

  等到醒來的時候,噩夢遠遠不及現實來得更令人絕望。

  「米蘇,你——唔噢噢噢!!!」

  在女兒詭異的笑容面前,借由女兒的雙手,一根粗大的假陽具被送入到母親
毫無防備的秘處裏面。

  缇菈根本沒有做好準備,但所幸自己的身體在藥物的影響下早已經足夠敏感
,小穴中一片濕濘,令那根假陽具順利的被送入到小學的深處——甚至直達頂部


  「哈、哈啊啊啊……這、這是做什麽……米蘇……?」

  敏感的小穴被異物所填滿,恍惚間的母親發出下意識得到些許滿足的呻吟。

  只不過,女兒的回答更加令人感到些許淫靡。

  「還沒結束哦媽媽……要高興的話,稍微等等也不遲哦?」

  「……唉?」

  還沒等母親反應過來怎麽回事,下身處的另一處洞穴——那真正沒有被任何
人開采過的禁地,也被一陣冰涼的玩物頂在門前。

  「嘻嘻……果然媽媽的那裏很幹淨呢……身爲高位階的神龍,這裏根本就不
會有穢物需要排泄,連必要的清潔也省下來不少呢。」

  「米、米蘇……你要幹什……不要……啊啊啊……唔噢噢噢噢……!!!」

  母親嘗試哀求自己的女兒停手,然而毫無作用。

  女兒的臉上挂著病態的酡紅,似乎這種將假陽具插入母親體內的玩法能令他
感到前所未有的愉悅一般,根本就沒去聽母親的哀求,而是緩緩地,一點點將那
略小一號的假陽具緩緩送入到母親的菊穴之中。

  「啊啊啊……不要……不要啊啊啊……拔出去,拔出去啊米蘇……!!!」

  缇菈恐慌似的喊叫了出來。

  她當然不是感覺到疼——事實上,以她身爲神龍的忍耐力來說,這點身體上
的疼痛遠沒到會讓她動容的程度。

  然而關鍵是,自己的後庭……那未曾被人探索過的私密之地,突兀的被巨物
滿滿當當的占據,這種前所未有的奇異感覺、仿佛一種空虛被填滿的短暫滿足的
感覺,令她陌生,令她害怕。

  「嘻嘻嘻……放心吧媽媽,就算我想把它整個插進去,也是插不到底的。」

  「嗚……」

  確實,那根假陽具似乎並沒有像前穴裏那根假陽具一樣齊根而入,而是巧妙
的僅僅只插入到一半,露出半截黑色猙獰的棒身在外。

  可是,那種只插入到一半的感覺,卻更加讓人心癢,仿佛是強迫症一樣,讓
人試圖去探尋被它齊根盡入的時候,會是怎麽樣一種陌生的快感……

  這種人性本能的感覺,才是缇菈最害怕面對的感情……

  「比起這個,你還不如關心一下周圍的場景如何?媽媽?把注意力全放在下
面兩根假陽具,而忽視了周圍的環境的話,可是會本末倒置的哦?」

  「……唉!?」

  這裏……這裏是……?

  等會……我、我現在不是在自己的房間裏?不是在那個被觸手占據的惡心房
間裏?

  她現在才猛然反應過來。

  自己之前已經睡了過去,忐忑不安的準備迎接自己第一天的調教。

  但是睡了過去之後呢?誰告訴過她,她醒來之後還會是在自己的房間裏?趁
著她熟睡的時候把她丟到另外的地方去,這種手段在蓋娅手上簡直比喝水都更加
簡單!

  所以……這裏是……

  目光越過自己的女兒,回頭的缇菈渾身顫抖。

  她看到了,自己的身後,是那令人眼熟的,富麗堂皇的皇宮宮殿。而且,是
正面的皇宮。

  所以,自己現在所在的地方是——

  渾身顫抖的目光往前,提拉的面前是——廣闊而平整的宮前廣場。

  而在廣場的邊緣,黑壓壓的,人山人海般的,爲了不少帝都的居民。

  「嗚……米蘇……你,你幹什麽啊……」

  缇菈的面容因爲害怕而扭曲,差點流淚。

  在這樣公衆的場所裏,自己、自己這個帝國的女帝,被脫光了衣服,赤裸裸
的被暴露在自己的臣民面前!而且、而且自己的身下,還,還插著……

  這麽丟人的景象,被所有人都看到了!!!

  被看到了……被完完整整的看到了!!!!!!

  「那又有什麽關系呢?媽媽?」

  米蘇臉上依舊燦爛的笑著,「他們是他們,我們是我們,不是麽——噢啦你
看,發現自己被暴露之後,媽媽你下面流水流得更厲害了啊。」

  「嗚……這不是……」

  「學會面對自己的內心,媽媽。這沒什麽不好的,只要想到、自己淫亂的模
樣被所有人都看光了,這種暴露、背德的快感能夠讓我們得到滿足,就足夠了不
是麽?」

  「胡、胡說……唔嗯……我、我才……咿啊啊啊……」

  身體就像是無法接受自己的淫態被暴露在所有人的面前一樣,劇烈的蜷縮著
,仿佛一只想要把頭埋進地裏的鴕鳥,盡力的縮著自己的身子,自欺欺人的認爲
只要把自己的身體縮小就能夠盡量小的控制自己暴露在外的春光。

  但是,身體這樣緊緊蜷縮起來,身體內插著的兩根假陽具卻同時被更加緊的
包裹起來,身體內的蜜肉緊緊夾著兩根冰涼的假陽具,同時也更多的接收到假陽
具所帶來的觸感,讓缇菈忍不住呻吟出來。

  不要、不要被看到……可是、可是身體裏的那兩根……嗚嗚……

  越發害怕,越發蜷縮,也越來越夾緊那兩根冰涼的棍棒。

  這樣的醜態,直到她渾身抖索了一個激靈,臉色一片潮紅之後,才稍稍有所
緩解。緊繃的線條才變得稍微舒緩下來。

  「啧啧,僅僅這樣就來到了一個小高潮,媽媽你還真是淫亂呢。」

  「嗚,我沒有……哈啊……我不是那種……」

  「否定式沒有意義的哦媽媽,正好,你現在已經差不多回過神來了,那麽可
以正式開始今天的調教環節了吧?」

  「……唉!?」

  「唉什麽唉啊?媽媽~~~你不會覺得~~~就這麽插兩下假肉棒,就能算
是一天的調教了吧?這樣的話,未免也太看低媽媽你的意志力了呢。」

  「……」

  「像媽媽這麽堅強的人,米蘇我可是……準備了很多、很多……很棒的想法
,打算用在媽媽你身上的啊!」

  那、那是什麽……?

  被周圍的場景叁番兩次的刺激,現在順著米蘇的話頭,缇菈才終于發現自己
身後的東西,到底是多麽令人畏懼。

  米蘇她端坐在一輛雙輪車上,手中拿著缰繩。

  而順著缰繩目光回望,那兩米長的缰繩方向,顯然是連接到自己身上。

  就好像米蘇坐在一輛馬車上,而自己——就是那個負責載人的「馬車」?

  把我當成是什麽了啊……究竟要把我……把你的媽媽踐踏到什麽地步啊米蘇
……!

  「別急著露出這麽悲哀的眼神嘛媽媽,仔細看看,會有更多驚喜的哦?」

  「……!?」

  缇菈徹底愣住了。

  缰繩的末端,不像自己想的那樣是連接到自己脖子上,好把自己當成家畜一
樣驅使。

  而是、缰繩的末端連接在自己身上背著的一個巧妙精細的齒輪裝置上?

  而那個裝置的鏈條,連接著自己身下的……那兩根假陽具上?

  怎麽回事……?

  「試著走兩步吧,媽媽。走兩步才會知道這個東西是什麽哦?」

  米蘇臉上興奮的酡紅變得更加明顯。

  這時的缇菈才隱隱注意到,自己的女兒——身上雖然穿著那一身潔白修身的
法袍,但在無袖法袍的下面卻沒有穿任何內衣。兩粒乳頭因爲興奮而明顯突起,
而她因爲坐姿的關系,裙擺下若隱若現的少女秘處也是閑的格外誘人。

  而女兒的下體處,那「馬車」的座椅上,則是高高聳立著兩根和自己體內如
出一轍的假陽具,被米蘇的兩穴齊齊吞入到裏面。

  而米蘇坐在椅子上的動作,則是時不時的微微起落,不斷的用自己的蜜穴反
複吞吐這粗壯的假肉棒,臉上那興奮酡紅的迷暈,證明著自己的女兒已經完全淪
入到性愛快樂的漩渦之中。

  「快點……哈啊啊……我快要……忍不住了……快點動起來啊……媽媽……
!!」

  「嗚……」

  在女兒的催促下,特別是——自己現在的身份完全無法反抗身爲調教官的女
兒,缇菈雖然很不情願,但還是趴在了地上,像條小狗一樣,手腳並用的開始往
前爬——

  「嗚~~~!?」

  才剛剛爬出一步而已,異樣的感覺就迫使缇菈停了下來。

  剛才……怎麽回事?

  好像……小穴裏的假肉棒退出去了一點,而後面的那根……又插進來了一點


  嗚……好奇怪的感覺……

  「哈啊……別停下來啊,媽媽……這個東西,要不斷的走才會有用哦。」

  女兒現在幾乎已經不掩飾自己在車子上的淫行了,兩腿大大的分開,坐在車
子固定的假陽具上不斷的抽弄,口中不斷的發出浪叫。

  「快點……快點動起來啊媽媽……哈啊……好難受……這樣動好累的……」

  猶豫了一下,缇菈還是再度往前爬行了一步。

  「嗚……!」

  不會有錯,剛剛又是這樣,小穴裏的假肉棒又退出去了一點,而後庭裏的假
肉棒插得更深了。

  敏感的後庭又被異物開拓到了更深的地方,而饑渴的小穴則因爲填充物的退
出而發出些許難受的苦悶呻吟。這兩種奇異的感覺從身下傳出,漸漸開始麻痹缇
菈的神經。

  「什麽啊這是……?」

  這次缇菈沒有停下來,而是很緩慢、很緩慢地繼續前爬,作爲一匹母畜,載
著自己的女兒前行。

  而隨著她繼續的動作,肉穴裏的兩根假陽具也隨之繼續抽送,後庭裏的陽具
越發深入進去,而前庭的陽物則緩緩退出。

  而在後庭的陽具其根沒入之後,蜜穴裏的陽具也正好退到一半左右的地方。
這時,隨著缇菈繼續緩慢爬行,反倒是後庭的陽具開始緩緩推出,前面的陽具開
始緩緩吞入。

  等到蜜穴裏的陽具徹底插入之後,又開始輪到後庭的陽具往前推動,兩根陽
具總是在一進一退,在缇菈爬行的過程中嚴謹有序的抽插著兩頭的肉穴。

  「哈哈、哈哈哈……很棒啊媽媽,這是專門爲母畜打造的」畜力馬車「哦?
母畜在載著主人往前走的時候,母畜自己也能享受到性愛的快樂呢!這可是我花
了不少時間才弄出來的偉大發明啊媽媽!」

  米蘇嬉笑著,臉上絲毫不對這種淫行而感到有半點羞愧,反而是張揚無比的
繼續往下說:

  「就像自行車一樣,媽媽你走得越快,這些東西抽插小學的頻率也就越快,
就越能讓女性感到難以言說的性愛快樂~~~反倒是,猶猶豫豫,畏首畏尾的話
,這些好東西就只能這樣慢慢慢慢的走了,非但不會有什麽快樂,還會被上面的
淫藥滲透進肉壁裏,變得更加瘙癢難耐呢~~~~」

  咕……我就知道這什麽肯定下了藥!

  缇菈的喘息聲在不知不覺間已經挂上些許別樣的桃色。

  兩穴裏的假陽具、它們碰到過的地方,無一例外開始變得麻癢、火熱起來,
等到它們暫時離開之後,還會有些許難忍的空虛,直到它們再次插入進來爲止,
才能得到一點點一點點暫時的滿足。

  雖然只是一點點、雖然只是暫時的滿足,但是比起那種宛如度日如年的可怕
空虛麻癢感面前,卻像是毒品一樣令人難以從中自拔。

  ——跑得快一點吧,只要跑得快一點,就能更舒服一點了……就能被它們,
玩弄得更舒服一點了……

  這樣的念頭,在缇菈的心中悄然閃爍了一瞬,卻又很快被她掐斷。

  「咕……想羞辱我……隨你的便,米蘇……我知道你現在被洗腦了,所以我
不會生氣……」

  她勉強的喘息著,勉強說服自己不要去記恨身後的女兒。

  「那、那麽……告訴媽媽……米蘇……今天,唔嗯嗯……走到哪裏算結束?


  「唔……我想想,圍著整個帝都跑一圈怎麽樣啊?媽媽?」

  「什……?」

  圍著整個帝都?

  這、這麽大一座城市,用這種「交通工具」……一圈?

  「很簡單的吧媽媽?以你的實力來說,就算現在被封印了絕大部分的實力,
但是你作爲神龍的體能還是保存了絕大部分的。只要媽媽你全力奔跑的話,要圍
著帝都跑一圈根本用不了多少時間吧?」

  「嗚……可是……」

  「啊哈哈,媽媽你在擔心那個裝置麽?沒關系的,這個裝置是人畜無害的,
除了給予快樂以外什麽都做不到的哦?只要媽媽你能忍受……不,應該說只要媽
媽你願意放開身心去接受這種快樂的話,說不定你會愛上這種一邊奔跑一邊高潮
的感覺呢?」

  胡說……我……我……要在這麽多人的注視下,用這種羞恥的模樣圍著帝都
走一圈,我……

  「啊等等,媽媽,主人有新的訊息下達了。我看看我看看……嗯。」

  米蘇遺憾的放下手中接到的便條。

  「壞消息呢媽媽,主人說她在城牆的四周布下了幾個記號點,那裏有用作標
記的觸手。」

  「每到一個標記點,媽媽你都必須停下來,爲那裏的觸手做口交,等到滿滿
當當的精液射入到媽媽你的嘴巴裏,吞下去之後,才算是通過了標記點呢。」

  「什……」

  「而且,主人還在一些地方設置了幹擾用的觸手,雖然和標記點的觸手長得
一模一樣,但是它們身上沒有標記。媽媽你必須要時刻集中注意力才行呢,錯過
了標記點的話可要再多跑一圈,但萬一錯認成標記點的觸手的話可就沒有絲毫價
值的爲這些可愛的觸手做口交了呢~~~嘛,我是無所謂,還挺喜歡這些觸手的
味道的,可是媽媽你……不會喜歡的吧?」 87免费午夜福利视频1000集